2017年阵风战机销售零记录,法国对中东武器出口额翻倍

  帕利称,2017年法国武器出口贸易受到“畸形海外市场”因素的严重制约——中东市场占比高达60%(2016年为不到14%),排名前五的“顾客”中有四个是中东国家(科威特、卡塔尔、阿联酋和沙特)。而这些富裕的产油国家2017年的经济放缓,导致武器交易推迟。美国《防务新闻》报道,2017年之前,阵风战斗机一直是法国武器贸易中的支柱产品,帮助法国武器出口额一直呈上升之势,在2015年更达到创纪录的169亿欧元(购买方为卡塔尔和埃及)。然而在2017年,法国首次没有获得阵风订单。

  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说,法国现在是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的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国。

2010年至2014年间,印度以将近40亿欧元的订单,成为法国武器的第二大买主。巴黎第二大学武器出口政策的博士生露西·贝罗-叙德罗分析说,“世界各国的军事开支都在增长,特别是在中东和亚洲”,这正是法国武器出口成功的原因。对法国来说,这些国家的胃口在今年表现为创纪录的订单:根据国防部数据,截至今年6月30日,法国武器出口订单额大约150亿欧元,而2014年为82亿欧元。自2012年以来,法国武器出口订单金额逐年上涨。

  出口额惨遭“腰斩”

图片 1

5日晚上,奥朗德与普京通电话同意关闭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合同。自从2012年上台以来,社会党执政当局在出口武器方面取得不俗的成绩,因此坦然地打算重新出售这两艘战舰。奥朗德在6日就欣喜地表示,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收到了许多国家的请求”。他信心十足地补充说,“找到买主毫无困难”。“阵风”战斗机的第一个外国买主埃及表示对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感兴趣。据《世界报》报道,最近五年法国武器的最大购买国沙特阿拉伯也对这两艘军舰有兴趣,或者直接购买,或者出资为开罗购买。感兴趣的还有其他国家,加拿大、新加坡、巴西等等。

  美国《防务新闻》称,法国研发制造的武器虽然性能不错,但制造商面对大额订单时的交付能力令人不敢恭维,比如2014-2019年,达索公司因无法完成法军订单,将之前计划交付的66架阵风机缩减为26架。《防务新闻》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法国商业银行畏手畏脚,担心公众批评缺乏社会责任感,不敢向本国军火企业提供资金保证。帕利表示,国防部将绕过商业银行,与法国财政部直接讨论资金支持问题,预计有国资背景的国家投资银行将成为众多中小军工企业的“金主”,后者将从该银行获得武器出口贸易的资金保障。

  卡塔尔空军装备的“阵风”战斗机。

此次德国政府发布军火出口贸易数据,是应反对党、左翼党议员范阿肯的要求。后者在获知上述数据后,猛烈抨击德国政府称,德国的军火出口已经完全失控。

  一直以来,法国武器出口政策都以灵活著称。《防务新闻》称,法国军火出口许可程序不受议会制衡,许可证一旦获批,就很少受审查,可供出口的武器也包罗万象,就连侦察卫星、核反应堆等敏感度高的技术装备都能销售,号称“可以满足不同国家的合理需求”。结果,什么都敢卖的法国成为全球军火市场上的主要供货商。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最新排名上,法国是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的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国。肇立启

  法国对沙特的武器销售额略有下降,但与阿联酋、科威特和卡塔尔的交易则大幅增加。

根据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今年上半年,德国政府“分件审批”的军火出口贸易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50%,达到33.1亿欧元。如果将“集中审批”的军火出口额也计算在内,则今年上半年的审批武器出口总额达63.5亿欧元。而在2014年全年,德国政府一共才审批了65亿欧元的军火出口。

  不过帕利表示,上述现象只是暂时的。实际上,法国在2017年仍与海外客户达成不少大额武器交易。比如号称“世纪合同”的澳大利亚潜艇设计合同。但这些合同都需要到2018年才能生效,未能成为2017年的“业绩”。她说,为消除海外市场畸形局面,法国在2018年注意了新市场的开拓,像比利时就与法国签订大额装甲车辆采购合同。

  一份政府报告显示,法国总统马克龙不顾议员和人权组织要求其限制武器流入冲突地区的压力,让法国对中东的武器销售在2017年翻了一倍。

法国《解放报》网站8月7日报道称,尽管售俄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的交易被终止,法国今年的武器出口仍然创下纪录。这既与政府战略有关,也是由于国际形势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