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能折扣外销歼十冲击军售市场,美媒称中国或将向伊朗出售歼10战机和巡航导弹

图片 1
资料图:歼10战机

  军售优势不稳定

摘要: 新加坡媒体:中国可能折扣外销歼十冲击军售市场(组图)
国产可空中加油型歼十战机 巴基斯坦首批订购了四艘中国制F-22P护卫舰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6月2日刊文称,歼-10战机将引领中国成为世界军事出口大国。文章称,近来,中国对外军售工作做得相当成功,特别是其对非洲国家的销售。
  文章援引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CRS)所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的武器出口几乎全部以发展中国家为目标。主要消费国包括巴基斯坦、埃及、缅甸、伊朗、津巴布韦以及赞比亚。
  军售优势不稳定
  文章称,尽管中国武器目前销售情况良好,但是其全球军售市场的优势并不稳定。首先,中国的多数大宗军售仍受限于其小规模的顾客群,特别是巴基斯坦。2007年,中国的海外军售之所以达到最高水平,是因为其同巴基斯坦达成了几项大交易,如中巴联合研制的JF-17喷气式战斗机。因此,目前尚不清楚未来几年内中国的武器出口是否依然能保持这样高的水平。例如,缅甸曾是中国武器的购买者,但近年来缅甸的购买量已逐渐萎缩。
  而且,中国所出口的武器大部分都是小型武器及辅助设备,如卡车、制服及帐篷,其还缺少能够向全世界出售的精密武器。中国的军工企业虽然也研制出了一些让人印象深刻武器,如C-802反舰巡航导弹(类似于法国”飞鱼”反舰导弹)以及K-8喷气式训练机/轻型攻击机,但近来这些武器的出口量却很少。总体来讲,中国所能够提供的在全球军售市场具备技术竞争力的武器也很少,而且其消费者仍基本局限于那些发展中国家。此外,中国多数军售都是以”友好价格”
为基础而达成的,也就是打折出售。   未来的大宗订单
  文章称,中国要想保持其重要军备出口国的地位,就必须拿出更具竞争力的产品。其中,中国的新型歼-10喷气式战斗机可能会成为其未来海外出口的重头戏。歼-10战机类似于以色列”狮”(Lavi)式战机,它的性能大体接近于新加坡空军列装的美制F-16C战机。歼-10战机的研制工作始于20世纪80年代,并于3-4年前列装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与20世纪60、70年代的中国及苏联战机机比,歼-10战机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尽管该战机性能或许不如中国从俄罗斯购置的苏-27或苏-30战机。
  有消息称,中国或许会用歼-10战机冲击全球军售市场。而且,歼-10战机还可能成为炙手可热的商品–中国可能会以折扣价出售歼-10,其售价当然会低于F-16、”鹰狮”以及其他小型战斗机的价格。巴基斯坦和伊朗都有可能成为歼-10的买家。除歼-10外,中国其他适销武器有C-701短程反舰巡航导弹、FN-6单兵便携型地对空导弹(已出口苏丹)以及KS-1A地对空导弹(已出口马来西亚)。
  尽管如此,大多数中国武器系统的销量仍然难以预料。例如,歼-10战机可能是一种性能良好的战机,但由于其性能与可靠性不能独立证实,因此多数国家可能都不愿意在这方面冒险。其他国家没必要选择最廉价的武器系统–其必须武器系统的能力与效力考虑在内,尤其是在军事产品领域。有鉴于此,许多国家宁愿花高价采购更优质的产品。例如,当巴基斯坦决定从法国而不是中国采购新潜艇,而且,在其采购中国战机的同时,它还从美国采购了F-16战机。
  而且,即便是在当前全球经济危机的情况下,许多潜在的买家也仍然对是否应认真考虑采购中国武器系统的问题犹豫不决,毕竟一旦做采购决定其就必须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时间内依靠这些武器系统。事实上,这些国家更可能会推迟大宗武器采购项目,静候经济复苏–就像上世纪九十年代大多数亚洲国家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做的那样。
  不过,中国在弹道导弹系统领域(如东风-11与B-611短程弹道导弹)也占有相当大的优势。目前,其东风-11导弹已经出口到巴基斯坦,土耳其也采购了B-611导弹。不过,远程导弹的出售则受到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的限制–中国已同意遵守该制度。  中国军售的未来
  在潜在买家希望采购、能够采购的军备方面,中国也受到很大的限制。不过,这并非指北京不会向国际市场推销其军备,也不是说其海外军售领域会一无所获。当然,对于中国国防公司来说,扩大军备出口仍然是其主要经营战略–这也是世界各国军备产生商的主要经营战略。
  鉴于全球军备生产能力过剩、确保工厂生存、维持生产等原因,世界各国军备生产商都希望获得武器出口业务。不过,不要认为中国很快就会作为一个大型精密武器供应商被美国与西欧排挤或联合。
(编辑 苏普)

  从20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由于美国施压和联合国对伊朗实施的制裁,中国对伊朗军售逐渐减少。那些制裁一开始禁止他国参与伊朗的核工业和弹道导弹工业,后来又扩大到将主要常规武器涵盖在内,比如作战飞机和舰船。因此,中国与伊朗的武器关系在过去十年里基本上奄奄一息。

  鉴于全球军备生产能力过剩、确保工厂生存、维持生产等原因,世界各国军备生产商都希望获得武器出口业务。不过,不要认为中国很快就会作为一个大型精密武器供应商被美国与西欧排挤或联合。(作者:春风)

  文章认为,通过取消联合国制裁,伊朗核协议可能引发中国对伊朗武器出口贸易的复苏。在核协议达成后的数年内,中国和其他国家将可以在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的情况下向伊朗出口主要常规武器。此后,假如伊朗遵守协议的话,就连这些限制也会取消。此外,某些种类的武器可能无需豁免就能被出售给伊朗。例如,俄罗斯声称它向伊朗出售S-300导弹防御系统是可允许的,因为这种系统并未被核协议明确禁止。中国可能会在小型武器、短程导弹及其他武器系统方面提出类似主张。

  尽管如此,大多数中国武器系统的销量仍然难以预料。例如,歼-10战机可能是一种性能良好的战机,但由于其性能与可靠性不能独立证实,因此多数国家可能都不愿意在这方面冒险。其他国家没必要选择最廉价的武器系统–其必须武器系统的能力与效力考虑在内,尤其是在军事产品领域。有鉴于此,许多国家宁愿花高价采购更优质的产品。例如,当巴基斯坦决定从法国而不是中国采购新潜艇,而且,在其采购中国战机的同时,它还从美国采购了F-16战机。

  文章提到,中伊日益增强的关系中一个更令人担忧却被忽视的方面可能出现在武器领域。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中国曾经是伊朗从坦克和战斗机到巡逻艇和反舰导弹在内的各种先进武器的主要供应国。北京对伊朗军售的动机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似乎也是出于一种战略考虑,即加强伊朗的力量,使之成为防止美国在中东拥有过大影响力的一道壁垒。

  未来的大宗订单

  文章还称,中伊加强武器合作可能对美国和地区安全产生重大影响。中国提供的导弹艇、反舰导弹及其他武器系统将使伊朗得以加强其“反介入与区域拒止”能力——这指的是在爆发危机时令美军无法接近的能力。事实上,中国拥有帮助伊朗加强“反介入与区域拒止”能力的绝佳条件,因为北京一直在研制这类武器以阻止美国干预——特别是在台湾海峡爆发危机的情况下。

  而且,即便是在当前全球经济危机的情况下,许多潜在的买家也仍然对是否应认真考虑采购中国武器系统的问题犹豫不决,毕竟一旦做采购决定其就必须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时间内依靠这些武器系统。事实上,这些国家更可能会推迟大宗武器采购项目,静候经济复苏–就像上世纪九十年代大多数亚洲国家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做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