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示公民求助他国,接一两百个电话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日报道,上月31日晚,45岁的美国公民贾迈勒·拉巴尼在也门被一枚迫击炮弹炸死。拉巴尼据信是首名死于也门冲突的美国公民。一些民间团体批评美国政府没有向被困在也门的同胞提供足够帮助。面对批评,美国国务院重申,美国现阶段没有从也门撤离美国普通公民的计划。

  当地时间今天上午9点30分,北京时间13:30左右,执行在也门中国公民撤离任务的中国海军微山湖舰抵达阿曼南部的萨拉拉港,舰上载有从也门南部索科特拉岛撤离的9名中国公民,包括2名游客和7名医疗队成员,此外还有1名被困也门小岛上11天的日本公民。至此,由中国政府护送撤离的所有中国及其他15国公民,已经全部抵达安全区域。

  中国驻斯里兰卡使馆工作人员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应斯里兰卡政府要求,临沂舰6日还搭载45名斯侨民撤离。使馆一直与斯外交部及在也门的斯侨民保持电话联系,协助其联系我驻也门使馆的工作人员。5日晚,39名斯里兰卡人经8小时长途跋涉,通过7道关卡从萨那抵达亚丁,我驻也门使馆沿途电话打招呼,使其顺利通关并于6日中午前进入荷达台港。斯侨民在港口给中国驻斯使馆打来电话说,中国大使来了,我马上要上你们的大军舰,非常感谢!

  丧生两天前计划撤离

  中国驻也门大使馆和驻亚丁总领馆暂时闭馆

  目前,也门冲突双方正在也门第二大城市亚丁激战。据路透社6日报道,亚丁郊外当日频传爆炸声,当地居民称,一艘外国军舰正对胡塞武装在郊外的据点进行轰炸。在亚丁市内,激烈的巷战和爆炸持续多日,对该市造成严重破坏。市民面临着严重的食物、饮用水和供电短缺。法新社6日援引也门医疗机构和军方的消息报道称,胡塞武装和也门政府军5日起在亚丁的激烈交火已在24小时内造成至少53人死亡,其中包括17名平民、10名政府军士兵和至少26名胡塞武装成员。

  拉巴尼家住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海沃德市,今年2月抵达也门南部城市亚丁,正赶上也门国内的暴力冲突迅速升级。

  当地时间7号凌晨1点30分左右,包括14名中国驻也门使馆留守人员在内的83名中外公民乘坐中国海军临沂舰平安抵达吉布提港。这其中还包括24名中国员工以及45名斯里兰卡公民。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尽管面临沙特领导的盟军的空袭,胡塞武装5日还是占领了亚丁的更多地区。胡塞武装组织高级成员、也门总统哈迪的前顾问萨马德当天表示,只要沙特领导的联军停止对也门空袭,胡塞武装愿开展和平对话。沙特阿拉伯新闻网5日援引萨马德的话说,除了停止空袭和在规定时间内开展对话,胡塞武装没有任何条件。但胡塞武装拒绝让在沙特避难的哈迪返回也门。但有报道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胡塞武装的和谈诚意令人怀疑。

  他的亲戚穆罕默德·阿拉扎尼说,几周后,拉巴尼发现情况开始变糟,而且,美国驻也门大使馆关闭了。他计划带着怀孕的妻子和两岁半的女儿离开。

  6日,中国驻也门大使田琦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目前安全形势下,也门政府和在也门外交使团难以正常工作,使馆留守人员也面临直接的人身安全威胁。在这种情况下,使馆留守人员与留守公民一起撤离也门。

  也门卫生部称,自3月26日以来,至少有185人在亚丁丧生,1282人受伤。这一数字并不包括胡塞武装组织成员和在空袭中伤亡的人员。

  阿拉扎尼说,拉巴尼告诉其他家人,他担心随着也门局势恶化,他们可能无法撤离。就在拉巴尼丧生两天前,他告诉家人,最后的选择是设法穿越也门与阿曼的边界,然后坐飞机去埃及。但是,他没有找到离开也门的航班。

  同一天,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宣布,鉴于当前也门安全形势恶化,中国驻也门使领馆工作人员在协助在也门中国公民撤出后,已全部撤离也门。中国驻也门大使馆和驻亚丁总领馆暂时闭馆。

  也门危机还让巴基斯坦陷入两难。巴基斯坦议会6日举行特别会议,讨论军援沙特联盟。巴基斯坦国防部长阿西夫当天表示,沙特已要求巴基斯坦向也门派遣战斗机、军舰及士兵参与军事行动。但有分析认为,巴基斯坦既不愿得罪沙特也不想激怒邻国伊朗,或许将采取折中方案即向也门派遣军事顾问。英国《每日邮报》指出,沙特去年向巴基斯坦提供了1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

  “机场关闭了,情况越来越糟,”阿拉扎尼接受CNN电话采访时说,“人们希望情况能变好,但是情况只是越来越糟。”

  田琦:枪炮声中工作空袭声中入眠

  拉巴尼的家人说,3月31日晚,拉巴尼从清真寺祈祷回来的途中,一枚迫击炮弹落在街上,他的背部被弹片击中,几分钟后死亡。

  中国驻也门大使田琦说,从3月26号开始制定撤离方案,到3月30号将大部分人送上军舰。这5天时间里,每天几乎只睡2个小时。为了跟国内及其他方面沟通,一顿早饭从8点吃到10点还没吃完。使馆里所有人在那段时间过得都是“白天枪炮声中工作,晚上空袭声中入眠”的日子。

  数百名美国人仍被困

  400多人登舰只用半个小时

  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说,一些也门裔美国人受困于冲突,却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足够帮助。这一团体的发言人扎赫拉·比洛告诉CNN记者,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正帮助拉巴尼的家人和其他也门裔美国人家庭。

  撤离行动涉及多个部门和驻其他国家的使领馆以及多国政府。在使领馆人员,以及各部门的团结协作和共同努力下,最终为撤离行动制定了一份详细的预案。而正是提前的充分考虑与准备,使得在经荷台达港口撤离时,400多人登舰只用了半个小时,比原定时间缩短了一个多小时。

  “俄罗斯、中国、埃塞俄比亚、印度……所有其他国家都在撤离他们的公民,”比洛说,“所以,说什么美国不可能撤离本国公民,让人难以理解。”

  抓住停火窗口果断提前撤离

  现年20岁的萨默·纳赛尔同样难以理解。由于家族成员多住在也门,这名土生土长的纽约人每年要去也门好几次。她同样于2月抵达也门,随后发现回不去了。

  光有详细的预案还不够,撤离行动的成功也需要决策者和执行者当机立断。

  纳赛尔估计,在亚丁有数以百计像她这样的也门裔美国人。看到其他国家纷纷撤侨,而美国不打算撤侨,纳赛尔说:“我们对此真的很失望,因为就连索马里……也撤离了他们的国民。”

  在撤离亚丁的中国公民时,原定撤离时间是3月30号。但在29号上午时,冲突双方突然暂停交火。使领馆抓住这个窗口期,果断决定提前撤离在亚丁市的人员。在我方人员撤离后,亚丁市就又爆发了激烈冲突。

  美暗示公民求助他国

  协助撤离来自15个国家的近300名外国公民

  面对批评,美国国务院重申,美国现阶段没有从也门撤离美国普通公民的计划。

  除了迅速组织我国公民撤离外,我国政府还应有关国家的请求,帮助在也门的外国公民撤离。4月2日,来自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等10个国家的225名外国公民搭乘中国海军临沂舰驶离也门亚丁港,前往吉布提。这是我国军舰首次实施撤离外国公民的国际人道主义救援行动,得到了撤离人员和相关国家政府的一致称赞。

  “我们鼓励所有在也门的美国公民前往一处安全的地点躲避,直到他们有能力安全离开。希望离开的美国公民应当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选择商业运输渠道,”一名国务院发言人在给CNN的声明中说。

  被撤离的外国人员说:“谢谢中国的合作,谢谢中国人民,我们很高兴你们来了,给了我们很大帮助,谢谢!你们证明了咱们是好朋友,当我们看到你们的船真的很高兴!”

  “此外,一些外国政府可能为本国公民安排撤离,或许愿意向其他国家的公民提供帮助,”他说。这番话似乎暗示,被困也门的美国人可以向其他国家求助撤离。

  中国政府协助撤离了来自15个国家的近300名外国公民。中国驻也门大使田琦说,这段时间每天要接一两百个电话。有很多外国公民找到中国使馆人员,希望帮助他们撤离也门,他们都很羡慕中国公民能在危难时刻得到政府的帮助。

  国务院另一名发言人玛丽·哈夫4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强调,美国政府十年前就警告本国公民不要去也门旅行,“如果他们去了,美国只能提供有限的援助,尤其是我们的大使馆现在已经关闭”。

  自今年年初以来,也门局势持续恶化。3月25日,也门什叶派胡塞武装组织大举进攻亚丁市。26日凌晨开始,沙特等国对也门首都萨那等地的胡塞武装目标发动空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