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中俄军演无法与美日军演相比,中俄联演维护世界航运安全

兰德公司资深防务研究员蒂莫西·希思说:“俄罗斯在越来越多的问题上尊重中国的意见,比如加强中国在诸如上海合作组织这样的国际组织中的领导地位。”

  旨在维护世界航运安全

  战舰上的火炮喷出烈焰,反潜深弹呼啸升空,战机、潜艇与水面舰艇展开激烈对抗……从5月20日持续到26日的中俄“海上联合-2014”演习,上演了一幕幕激烈较量,《世界新闻报》随舰记者亲身感受了这场超大规模实弹演习的震撼力。

报道认为,中国和俄罗斯现在正在迎来双边关系的新时代,两国的防务安全合作也正在加强。上个月,中国海军和俄罗斯海军举行了联合海上实弹防空演习,两国海军的水面舰艇部队参加了训练。

  此次演习课题为“维护远海航运安全”,在为期11天的演习中,中俄海军将围绕海上防御、海上补给、护航行动、保证航运安全联合行动等科目展开演练

  本报记者/魏东旭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军事专家高瑞连说:“北京在发展一支全面综合的海洋力量方面作出了如此巨大的努力,不仅限于装备,还包括广泛的海洋经济、港口和航运、造船等。”他说,俄罗斯在帮助中国发展海军能力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联合军事演习成为人民解放军海军远洋能力建设的最佳实战训练”。报道评论称,在防务方面,中国关注军事和科技创新部门的发展,并取得了进步。

  2014年5月20日,作为中俄两国海军军演向“常态化、机制化方向发展”迈出的第一步,中俄“海上联合-2014”军演在中国东海北部海空域拉开序幕。此次演习在保持中俄海军“海上联合”系列军演已有良好合作基础和演练框架的同时,在多个方面实现了重大突破。

  两舰队尝试“深度融合”

此外,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指出:人民解放军海军现在拥有的战舰数量已经超过了美国海军。这家智库说:“人民解放军海军拥有300艘战舰,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海军,其中包括航空母舰、驱逐舰、护卫舰、潜艇和两栖舰等。”

  据了解,此次演习共分为4个阶段进行。其中,当地时间11日至12日为联合行动筹划准备阶段;12日晚至17日为展开兵力组成集群阶段,中俄两国海军部分参演舰艇驶离新罗西斯克市向地中海演习海域集结;18日至21日为维护远海航运安全行动阶段,科目包括海上防御、海上补给、护航行动、保证航运安全联合行动和实际使用武器演练;21日晚为解散集群,结束演习阶段。

  军事专家宋忠平接受《世界新闻报》采访时指出,参演的中俄军舰混编在一起,便于提升双方的联合作战能力,双方海军的军令、指挥系统要进行深度融合。比如,在这次演习过程中,中俄双方使用俄语进行沟通,不用再相互翻译,这样沟通起来更高效,而且节省时间。海军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尹卓指出,中俄舰队首次实现混编,使双方都可以在近距离观察彼此的战术技术,包括一些装备和电子设备的技术性能。尹卓认为,只有军事互信达到很高程度的国家才会这样做;中俄虽然不是“军事同盟”国,但是这次联合演习已经达到了军事同盟国演习的互信水平。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6月16日援引这些军事专家的观点称,这些演习帮助中国建成一支相对先进的大国海军。

  外界有分析认为,此次中俄地中海军演是中国海军“离本土最远的一场演习”。但实际上,最准确的表达应该是中国海军“离本土最远的演习之一”,因为这并非两国首次在该海域举行联合军演。

  中俄演习接近“军事同盟”

美国国防情报局今年1月公布的一份关于中国军力的报告说:中国已经制造出某些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系统,有些甚至超过了美国。

  针对这些无端指责,中俄两国国防部相继发表声明称,此次地中海联演“不针对第三方,也与这一地区的政治局势无关”。追溯中俄“海上联合”演习的历史,我们或许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其实,最近一段时间,西方对“中俄结盟”的问题有许多猜测。德国《世界报》近日就以“中俄要打造反西方联盟”为题报道称,中俄此次在上海签订天然气合同,是重大信号,表明俄罗斯能够找到新的盟友;在西方的压力下,无论是从地缘政治还是经济的角度来看,新东方联盟正在形成。然而,俄总统普京对于这一问题早已给出明确答案:“俄罗斯与中国对一系列国际重要问题有着相似立场,共同担负着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但两国没有计划要建立任何形式的军事、政治联盟,因为这种联盟形式早已经过时了。”

资料图:2019年5月3日,参演舰艇在联合反潜科目中编队航渡。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四次联演展现高度互信

  本报特派记者/杨琼

报道称,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对自2012年以来中俄海军开展的联合训练演习进行评估之后指出,这些演习的目的是发出地缘政治信号。德国这家研究所6月发表了名为《公海上的伙伴关系》的报告。报告指出,这些演习是在中俄领海以及日本海和波罗的海举行的。

  此次“海上联合-2015”军事演习,是根据中俄两国年度军事交往计划举行的正常军事交流活动。早在去年11月,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在同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会晤之后就曾表示,两国计划于2015年春季在地中海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舰队混编进行实弹演练,显示高度互信,但不可能“结盟”对抗西方

图片 1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亚太区编辑哈迪认为,中俄在地中海进行军事演习无可厚非,此外,他还斥责了西方某些人的双重标准,“西方对解放军到地中海军演抱怨显得很无礼,因为美国和盟友在中国附近海域进行的联合军演太多了”。

  “结盟抗美”根本不存在

参考消息网6月17日报道 港媒称,境外军事评论员说,在中俄两国海军多年联合演习的推动下,中国已成为一个海洋大国。

  中俄“海上联合”系列演习始于2012年,至今已是连续第4次举行。作为中俄联合军演的重要组成部分,“海上联合”系列演习对于不断加强中俄两军,尤其是两国海军军事互信具有重要意义。在2013年担任“海上联合-2013”演习中方总导演的海军副司令员丁一平中将,高度肯定联演对于增进中俄海军合作的意义,并表示中俄两国海军演习将逐步向常态化、机制化方向发展。

  演习进入23日后,颇受瞩目的两军首次联合超视距攻防演练上演了:扮演“蓝方”
的第三舰艇编队,对百公里外的中俄水面舰艇编队实施超视距模拟导弹攻击,演练完全由预警机来完成信息引导。陈永泉介绍说,目前对海突击以超视距攻击模式为主,不再像以往那样通过舰上的探测器材发现目标,空中预警机等其他信息平台可为舰艇指示远距离目标。宁波舰接到敌情后,模拟发射了4枚反舰导弹,对敌方舰艇实施摧毁式打击。巧合的是,参演的俄海军“快速”号为“现代”级驱逐舰,该舰装备有AK-130型130毫米口径双联装舰炮、8枚超音速反舰导弹和2座
“施基利”单臂防空导弹发射装置。“快速”号上装备的反舰导弹可装1枚300公斤重的高爆弹头,以2.5马赫的高速掠海飞行,射程为10公里到120公里,能重创航母或巡洋舰一类的大型水面舰艇。而宁波舰是中国从俄引进的同型驱逐舰,两艘可谓师出同门。防务分析人士指出,中俄两国海军的“现代”级驱逐舰共同演练超视距攻防战术,可能是双方的精心安排,中方或可借鉴、参考俄方针对大型舰艇或航母的导弹攻击战术。

  进入21世纪以来,联合军演已经成为中俄两军常态化的合作形式。世界军事杂志总编辑陈虎表示,深化两军的战略协作水平,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联合演习。其中,“海上联合”系列演习已经成为中俄两军尤其是海军增进了解和军事互信的重要手段。

  5月22
日,“海上联合-2014”演习正式进入实兵演练阶段。中俄海军共14艘水面舰艇在长江口以东的东海北部海域展开实兵对抗。当天下午,锚地防御演练率先上演。参演的宁波舰副舰长陈永泉告诉《世界新闻报》记者,在整个演练过程中,宁波舰各武器系统按照作战更次保持战斗值班,对可能的水下威胁,使用反蛙人榴弹进行攻击;对水面的敌武装快艇,利用主副炮实施打击;对空中敌战斗机或反舰导弹,通过防空武器进行防御打击,保障舰艇锚地的防御安全。陈永泉曾经参加
2012年中俄海上演习,谈及今年的这一次,他认为演习内容更加贴近实战,突出了两军协同行动。本报记者所在的宁波舰,与“中华神盾”郑州舰以及俄罗斯的
“潘捷列耶夫海军上将号”大型反潜舰同属演习的第一编队。

  有鉴于此,时隔1年中俄海军再次在地中海军演,引来西方一些媒体和专家的猜忌也就“不足为奇”。美国媒体评论称,“即便在地中海的军演是非常小规模的,这也仍是一个超级大国做的事,显示了中国崛起的决心和严肃态度。”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教授达顿则露骨地指责,“俄中向美国及欧洲发出政治信号,即面对海上敌对势力,两个大陆强国将联合起来,支持彼此不断扩张的利益”。

  俄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安全中心主任阿列克谢·阿尔巴托夫则认为,俄中不可能结成类似北约或是华约的军事政治同盟,俄罗斯不会为了中国的利益,在台海或是东海对第三方作战,中国也不会为了俄罗斯在克里米亚打仗。虽然双方在很多方面的政治立场都吻合,如伊朗和叙利亚问题,并在推行大规模的经济合作项目,但中美、中欧贸易额均达到中俄贸易的五六倍,这也是俄中不会联合起来与西方抗衡的原因之一。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政治系主任阿列克谢·沃斯克列先斯基说,中俄其实都不愿向军事、政治联盟的方向发展关系,尤其是中国不会。他说:“我们(俄罗斯)或许还会围绕外交重点争论一番,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主要目标,是扩大自己在世界经济中的存在,增加在国际贸易中的份额,将来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大国。”

  2013年,中央军委给该型护卫舰首舰徐州舰记一等功,以表彰其自2012年以来圆满完成中俄海军联合演习、出岛链远海训练、赴中国东海周边区域巡逻等任务。时任舰长王宏民表示,“现在我们一出去就是5天连续的昼夜航行作战值班训练,跨岛链训练、出西太平洋海区成了家常便饭,我们的舰艇现在已经初步具备了远洋作战能力”。

  鉴于中俄政经协作日益引人注目,而两国军队此次又联手进行高水准演习,近来,一些西方媒体舆论纷纷猜测中俄有“结盟”之意。然而,中俄专家却一致反驳这种揣测。著名军事专家宋忠平向《世界新闻报》指出,中俄海军的联演联训,与美国同其军事盟友举行的演习,还是存在很大差别的;而一些俄罗斯专家学者也认为,中俄根本不可能结成类似北约那样的军事、政治同盟。

  2012年4月22日至27日,中俄双方首次“海上联合”军事演习——“海上联合-2012”在青岛附近的黄海海域举行。中方海军派出16艘水面舰艇和2艘潜艇参演,俄罗斯参演编队由7艘水面舰艇组成。

  中俄军演能发展什么程度?实际使用什么武器,使用多少导弹一类的精确制导武器是重要指标。宋忠平调,中俄军演在实弹打靶环节主要使用火炮。不过,中俄海军此次演习体现出“全科目”特点,同时针对传统与非传统安全挑战,这表明两军在联演联训方面的合作正向深层次发展。